IMG_1898.JPG

  和教會的朝鮮人約在了京都車站集合,然後她們再帶我過去教會所在地。在等的同時,其實心中還是有點猶豫,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國家,警戒心自然的提高了一成。但又想到既然人都已經出國了,當然是要多認識人,多看看新事物,何況是男生有什麼好怕的。

  過沒多久,她們到了,帶我從車站一路走到目的地。夜晚一路下著小雨,我們從車水馬龍的大街,轉進昏暗的住宅小巷裡。在七彩炫爛的霓虹城市裡長大的我,到我離開京都的那天,一直都沒有習慣京都的夜晚。商店九點以前或是更早打烊,路燈有限,偶爾就轉角一家24小時營業的便利商店提供著光亮。尤其我住在京都的東山區,公寓一出來就是一座大寺廟,從公寓大門沿著小坡走下來,一路的住家,大門深鎖,絲毫聽不見任何聲響,只剩玄關點著昏黃的小燈,雖然在夜裡走過無數次,步伐還是不由自主加快許多。

  教會就建在鴨川旁,四周很僻靜,走到門口,裡面傳來電子琴彈奏的聲音。大家似乎都已經到齊,我聽得到用中文、韓文、日文夾雜的交談聲,氣氛很好,很像一大家人。之後牧師開始講道,講聖經的故事,講主的奇蹟。他講到帶國外來的教會朋友去參觀三十三間堂的故事。

  我每天上學都會經過三十三間堂,三十三間堂裡面擺放了一千尊樣貌各異,栩栩如生的觀音像,藝術價值極高。去參觀的那次,一走進佛堂,看見數量龐大的神像一字排開,氣勢之磅礡,沒有親臨現場是感受不到的。踩著清涼的木頭地板,陽光從左側窗櫺斜灑進來,映在金尊神像上,依稀可見神像上閃耀著光芒。

  然而牧師的故事版本,這麼多尊的觀音像給他的感想是可笑的,他認為上帝是無形的,神不應有樣貌。他的宗教信仰,使他無法接受。以前大學也有一個信主的教授,在上課時給我們看了一片有關主的奇蹟的影片,看完以後,她分享了如何因為主的安排,讓她找到丈夫建立了美好的家庭。更說到信了主,主會承擔人一切的罪惡,死後也能上天堂。然後問我們現在相信主的人舉手,班上幾乎全都舉手了,廢話,真有這麼好的條件,誰不信主,都是一群現實主義者。

  牧師講完道之後,就是一連串的嘶吼及驚嚇。禱告時間,帶頭的人手拿著麥克風,跪地搥胸,開始向主吶喊。其他人便照做,每個人激動不已,嘴裡念念有詞,加之以突如其來手部的揮動,讓我一嚇再嚇。我沒做好心理準備接受這突如其來的變化,頓時間我無法動作,帶我來的朝鮮人,看到我沒任何動靜,對我說,你想跟主說什麼盡量說。這跟我心目中的教會完全不一樣,我以為是像電視裡看到的,莊嚴的教堂,靜穆的氣氛,唱著美妙的音符。這裡,是一群生活苦悶的人,發洩喧囂。禱告完後,每個人迅速恢復正常,開始有說有笑的交談聊天,而我嘴唇還在微微發抖,實在是不可思議。也許就只是在發洩。

  之後有機會拜訪日本朋友東京的家裡,吃完朋友媽媽精心準備的日式家庭料理,開始聊著日本的政治、經濟。也聊到了現在日本人的信仰。朋友的媽媽說,她們家沒有一定的信仰,到了神社,跟著其他人參拜、買御守。到了佛寺,跟著其他人點香膜拜,過過香爐。也許很多人都是這樣,做著這些動作是一種習慣,在台灣似乎也是,我一直無法確定家中到底是信仰佛教還是道教。想許願,自然就想到要去拜託神明,然後就上網查查看哪間廟最靈驗。

  有人常說,現代人心靈空虛,缺乏信仰。但我卻不認為一定要用宗教填補,明明就還有其他那麼多事情好做。活脫脫一個現實主義者。

IMG_4511.JPG 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dmond 的頭像
Edmond

愛德蒙亂寫

Edmo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Mocha
  • yoh! 我有次跟朋友去教会也是遇到类似你说的情况,有些还激动到晕倒!还真的有点被吓到,全身变得不自在 :P
  • 是在哪裡的呢?
    我去之前一直不知道教會是這樣,所以很驚嚇

    Edmond 於 2011/04/02 02:17 回覆

  • Mocha
  • 是在马来西亚的,不过我想不是全部教会都这样的咯 :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