晨雪

某一天假日睡了一場舒服的覺,醒來揭開窗簾,看到這白茫茫的一片,感動得難以言語。


  來了日本之後,老實說我是期待冬天的。尤其是下雪。當氣溫越降越低,衣服越穿越多的時候,心裡盼著的是,天啊!趕快下雪吧。如果頂著零下五度的低溫卻沒看到半點雪花,心裡怎能平衡!

  京都生活大不易,除了物價高昂,吃的東西很貴以外,京都的冬天,再加上孤家寡人缺乏溫暖,身心的那苦啊,難以用言語形容。每天凌晨三四點,寒氣大作,水泥牆再厚,窗戶關得再緊,還是只有活生生被冷醒的命。摸上暴露在棉被以外的臉,絲毫沒任何溫度,我都要懷疑自己是不是還活著了。之後睡覺更是全副武裝,毛帽、口罩、手套、襪子,抵抗電價,度過寒冬大作戰展開。

   之所以搞得自己如此狼狽,皆歸咎於暖氣實在太耗電了。剛開始的一個月,外面冷風颳得響,躲在房間裡吹著暖器,喝著熱可可,上網看小說,悠悠哉哉寒冬關我鳥事。收到帳單以後,美夢破碎,過得太幸福果然是會遭天譴的。

  日本家中必備不可或缺之寒冬聖品,非暖桌莫屬了。小時候看櫻桃小丸子的卡通出現過的東西,桌子底下付著電暖爐,上面罩著棉被,窩在裡面真的是令人連動都不想動。我一到日本就迫不及待到NITORI買了一張,果然我的冬天就靠他了。

IMG_2429.JPG    

  我覺得台灣人真得很愛吃火鍋。看著氣象預報氣溫又要下滑,隨口向同樣是台灣來的留學生問了句,來吃火鍋吧。行動力驚人的三人於是馬上殺到超市去蒐羅特價商品,沒辦法,窮留學生嘛。茼蒿一把不到一百日圓,豆芽菜一包三十日圓,再買個豆腐、肉片、火鍋湯底,三個人總共才花了不到三千日圓,卻享受到來日本以後,可以算是最營養、最溫暖的一餐。

  班上同學來自四面八方各色人種,仔細觀察了一下,大陸人和台灣人真的是省錢一族。當然除了家有大業的小開以外,我們除了三餐要省,電費要省,許多人更打起工來。更甚者,同學聚餐搞趴一切敬謝不敏。然而,歐美來的同學們,喜歡三五好友晚上到pub之類的地方喝酒。老實說,來了日本以後,時常有機會喝酒,聚會總是要找飲み放題(無限暢飲),然後大家來個把酒言歡無醉不歸。日本人交際應酬的才能,應該也是從大學時代就開始培養起的吧。想想以前在大學讀書的時候,聚餐雖免不了,但喝酒的次數真是少之又少。所幸在日本喝酒不算很貴,不然真的是喝酒傷身又破財啊。

  日本人除了有喝酒的才能,日本小學生還有一項超能力。就是在寒冬裡,照樣穿著短褲趴趴走。他們的制服裡沒有長褲這種東西。常常走在路上看著大人帶著小孩,大人保暖工作做的一百分,但小孩卻是穿著短褲在寒冷的空氣中飄搖。他們有一句俗話,小孩是風的孩子。因此小孩子不會怕冷,在冬天越能展現活力,穿短褲的小孩也不會感冒。雖說如此,但還是於心不忍啊。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dmond 的頭像
Edmond

愛德蒙亂寫

Edmo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