京都 090927_151353.jpg

  2009年夏末,毅然決然辭掉工作,獨自一人來到日本京都留學。第一天在關西機場亂衝亂撞,半小時候終於找到前往京都的巴士櫃台,用著極為生澀的日文和櫃台小姐說明了預定的車次和地點,拖著20公斤重的大行李,和一群人坐著小巴,前往我未來要生活一年的地方。

  小巴裡有遊客一家人、一兩位學生及一對老夫妻。從機場到京都這段接近兩小時的路程,我想著現在的我,離開台灣一圓留學之夢,好不真實。隔壁的學生開口跟我說話,原來是從中國來的留學生,他準備收假回學校,這樣也算是我的前輩吧。有一搭沒一搭的跟他聊著,知道彼此是不同學校的學生,期間他接了幾通電話,手中拿著日本時髦的貝殼手機,嘴裡飆出流利的日文,老實說我有點懵了。我到底是抱著多大的憧憬來到這個地方,看著窗外,都市和小村的景觀不斷切換,或睡或醒,小巴也開到了我住的地方。

  這次並不是我第一次來到京都。大學剛畢業的那一年暑假,和著三五好友自助旅行,第一站就是京都。這裡觀光客很多,神社寺廟到處都是,現代化的建築旁邊也許就坐落了一間小神社,但卻不覺得衝突。歐美觀光客穿著華麗的和服,漫步在古色古香的商店街。穿著制服的學生,成群結隊的見學旅行。星巴克賣著京都特色隨行杯。這裡沒有高樓大廈,京都市的法令限定建築於一定的高度,因此在這極為現代化的小城市之中,感受不到緊迫感,尤其是這裡的天空真得很漂亮。

  我的房間窗外就是JR鐵路東海道本線,每十分鐘一台新幹線經過,還有貨運列車,上午六點至晚上十二點,來往經過的車次之頻繁,實在出乎我的意料之外。日本人依賴鐵路,開發鐵路,有國營有私鐵,無怪乎這裡有那麼多鐵路愛好者。望著窗外,心想接下來的一年應該是不得安寧了。好在我向來隨遇而安,對外在環境有高忍受力,朋友因此戲稱我為<忍王>。是說,我對自己的忍功也是極為有自信的。

  住在這裡,我很少碰到鄰居,好像大家出門的時間都很有默契的錯開了。有時候放學回家,窩在家裡哪都不想去時,是有那麼一點點感到孤獨。在這一年,習慣一個人吃飯、一個人旅行。雖然學校裡還是有很多朋友,但在這裡適合一個人旅行。這裡隨手就能拍出好看的照片,到處都是旅遊景點,每個景點四季又有不同的樣貌。有著這麼得天獨厚的條件,觀光客當然絡繹不絕。擠身於觀光客之中,拿著小DC,看到什麼拍什麼,有時就這樣消磨一整個週末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Edmond 的頭像
Edmond

愛德蒙亂寫

Edmon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1) 人氣()